我最近寫的很慢這樣(?)

不多說了~放


第十章

[啊哈。]楓夜擠進新手窩,躺上她自己的床舖,可是卻睡不著。她才剛來這裡兩天,卻就要離開。[這會不會是陷阱呢?]她喃喃的說。她望向旁邊的暗滔和浙碧,他們正熟睡的深沈。肚皮一起一伏,兩隻貓尾巴纏著尾巴,共同擠在同一張臥鋪上。楓夜一時竟看的出神。她搖搖頭。[還有其它事呢。]她對自己說。他們離開後就要翻過一座山,這對貓來講是很遙遠的。楓夜不願去回想三天以前的事。[萬一他們又走回原來來我出生的地方怎麼辦?]她問自己。[別傻了。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方向是和我來的方向不同的。]她試著說服自己。

[別想了。快睡吧。]這時浙碧忽然醒來,說。[既然要離開,那一定得先儲備體力。]她說。

[好吧。]楓夜說。她躺下來,不出一會兒,她就進入深沈的夢鄉了。

[唉。]浙碧也躺下來,擠進暗滔的臥鋪。


[啊呀。]楓夜打了個呵欠。她昨天捱到很晚才睡著,但是今天仍然精神飽滿,連她自己都覺得奇怪。她感覺到體內開始有鼓能量在蠢蠢欲動,即將爆發出來。[走吧。]她對著暗滔和浙碧喊道。

[今天要去那?]她問浙碧。

[我們往山上走。]浙碧說。[順便熟悉一下我們離開的路線。]

[好。走吧。]暗滔說。


[你們看。這是我們昨天來的樹洞。我們就從這條路往上爬,這條路是最好走的。]暗滔說。[妳還好嗎?]他望向浙碧。後者正費力的爬上山坡。[妳的體溫有點高。]他跑到她的旁邊,憂心的說。

[下雪了。]楓夜跑下山坡地,邊跑邊喊。[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走了。]她說。

[那獵物怎麼辦?]浙碧抬起頭,說。

[你真的病了!]暗滔驚訝的說。

[你帶他回去吧。獵物我來負責。]楓夜這時說。她感覺得到體內那鼓能量正在逐漸增強。

[那就拜託妳了。]暗滔說。[還有,再走上去似乎有河。]他豎起耳朵說。

[沒錯。]楓夜聽到了河水的聲音。

[拜託妳了。]暗滔轉身,扶持著浙碧下山。

楓夜轉身,開始獵捕獵物。


第十一章


楓夜叼著滿嘴巴的獵物回到了營地。嘴裡那隻超大隻的雉雞是那麼的香,但她在獵其他獵物之前已經吃過一隻鴿子和一隻地鼠了。[把它留給暗滔和楓夜好了。]她想。在走進營地前,她轉向另外一條路,擠進通往樹洞裡的那株樹叢。她把雉雞放在樹洞裡。[等我把獵物全部帶回營地之後再回來拿。]她想。便叼著其他的獵物跑回營地。


楓夜把獵物放在營地裡,他們平時放獵物的那個位置。她感覺得到四周有許多銳利的眼睛正在看著她。她把獵物放好,正準備離開時,有一隻貓擋住了她的去路。[喂。妳這隻小貓,妳最好再多帶一點獵物回來,不然小心我們把妳逐出這裡。]他吼道。

[我還有很多獵物埋在外面。還有,我不是小貓。]楓夜也不甘示弱的反駁回去。

那隻貓哼了一聲,隨即加入其他貓搶奪獵物的行列。

楓夜憤怒的走出營地,結果差點撞上正要進營地的鶴嵐。

[妳還好嗎?]鶴嵐問。

[不好。我現在非常的憤怒。]楓夜憤憤的說道。

[為什麼呢?]鶴嵐問。

[我辛辛苦苦的幫他們獵了一整天的獵物不感謝我也就算了,他們居然還反過來罵我。]楓夜把心內話都吐露了出來。

[假如是以前的光明之城就不會這樣。]鶴嵐也說。[對了,妳的獵物都抓完了嗎?]她突然問。

[已經都抓完了。但還有一些放在外面,還沒有帶回來。]楓夜說。

[要不要我去幫忙呢?]鶴嵐眨眨眼,問。

[好啊。太好了。跟我來吧。]楓夜彈彈尾巴,說。


楓夜帶著鶴嵐爬上山坡地,這時雪已經停了,放眼望去四周盡是一片白茫茫。[來吧。]楓夜說。[就在這裡。]她說。

[好。]楓夜和鶴嵐開始挖出獵物。


[呼。應該就這些了。]楓夜歎了口氣,說。

[好吧。]鶴嵐開始叼起獵物楓夜也加入她,滿嘴塞滿了好幾隻松鼠,下顎還夾了一隻黑鳥。

鶴嵐一揮尾巴,楓夜跟著她走下山坡,回到營地。


第十二章


[好了。]鶴嵐把最後一隻乾癟的松鼠放進洞裡後,說。[為什麼一整天都沒看到暗滔和浙碧?]她問。

[浙碧好像生病了。暗滔在照顧她。]楓夜說道。

[是哦?]鶴嵐的眼神望向遠方。[那八成是白咳症吧?]她說。

[白咳症?]楓夜問。[白咳症是什麼?]

[一種病。]鶴嵐說。[得了這個病會一直反複的咳嗽。假如沒有及時醫治好,可能會演變成綠咳症。]

[它的名子是怎麼來的?]楓夜再問。

[從以前留傳下來的,我也不太清楚。]鶴嵐說。[對了!妳有沒有留一些食物給他們?]鶴嵐突然問。她轉頭。[真糟糕。應該沒有剩下來的獵物了。]她說。

[別擔心啦。我有留了一些食物在山腳下的那棵樹洞旁邊。]楓夜說。

[那太好了。趕快去拿吧。]鶴嵐催促。

[走了。]楓夜帶著鶴嵐再次離開營地。這次走向另一個不同的方向。[樹洞到了。]楓夜說。

[等一下!]鶴嵐看起來很緊張。

[為什麼?]楓夜不解的問。

[小聲點。]鶴嵐緊張的說。[妳沒有聞到嗎?]她說。

[聞什麼?]楓夜問。[是狐狸!]

[它現在沒有在這裡。但氣味飛常新鮮,肯定是剛才才經過這裡。]鶴嵐說。

[那為什麼雉雞沒被它叼走呢?]楓夜問。

[我看看。]鶴嵐說。[我們的樹洞都被雪蓋住了。所以狐狸應該是沒有聞到味道。]鶴嵐推測。

[幸好。]楓夜挖出獵物,準備帶回營地。

[別走那邊。]鶴嵐警告。[被他們發現就糟了。]她說。[跟我來。]

鶴嵐帶著楓夜繞過平常的出入通道,從另外一邊擠進一個荊棘屏障內。

[這...這裡不是...?]楓夜完全嚇呆了。

[沒錯。從這裡可以進到新手窩。]鶴嵐說。

[妳還好嗎?]楓夜對鶴嵐的話沒有興趣,她只想早點知道她的朋友狀況好不好。

[我還好啦。]浙碧的聲音傳來,但顯然沒精神多了。

[妳還是多休息一下吧。]楓夜說。她把嘴巴裡叼著的雉雞放下,說。[這是給妳和暗滔的。]她把雉雞推向前。

暗滔彎身嗅了嗅雉雞。[謝謝妳。]他說。[來吧。]他對浙碧說。兩隻貓開始撕扯獵物。楓夜退回後面。[浙碧生病了,那我們還能走嗎?]。她問鶴嵐。

[在這裡長時間的考驗下,他們的身體已被訓練的更加強壯。我們如期出發。]鶴嵐說。

[那狐狸的事怎麼辦?]楓夜再問。

[我想我們可能得走另外一條路。]鶴嵐說。

[另外一條路?]楓夜說。

[就是沿著山腳下走。]鶴嵐說。

[呼啊。真飽。]從旁邊傳來暗滔的聲音。

[我走了。]她說,並對暗滔和浙碧點點頭。[,告訴他們,晚上到樹洞那裡集合。]

[好。]楓夜說。


第十三章


夜幕已經低沈了,楓夜爬起窩來,四處小心的觀察。她搖醒暗滔和浙碧。[沒有貓,我們走吧。]她壓低聲音,小心的說。並和暗滔一起扶起浙碧。[妳還可以嗎?]她問浙碧。

[我可以。]浙碧答道。

[那就好。]楓夜說。她走出窩室,四處觀看。[沒有貓。]她說。暗滔和浙碧跟著她走出來。[走吧。]她走出營地,穿向樹洞。

[你們來了啊?]突然有個聲音呼喚他們。

楓夜嚇了一跳。[妳嚇死我了,刺夜。]她抱怨。

[對不起。]刺夜說。[來這裡,樹洞那裡有狐狸。]她對楓夜.暗滔和浙碧說。


[妳確定她可以?]他們剛到達,荒月就看著浙碧說。

[我可以。]浙碧強打精神說。

[那就好。]她回頭。[你們覺得我們該往那裡走?]她問。

[我們應該要沿著山腳下走。]鶴月說。

[可是翻過山到山的另外一邊比較不容易被找到。]刺夜有不同意見。

[山上有狐狸,也有河。]鶴嵐急躁的抽動尾巴說。[你們也都聞到了。]

[我們可以躲狐狸,也可以找地方過河。]刺夜仍然堅持己見。

[我們有帶小貓,不適合爬山。]鶴月也不甘示弱的反駁回去。

[別吵了。我覺得我們應該走山腳下那條路。]楓夜說。[兩編說的都很有道理,但是假如山上是懸崖怎麼辦,那我們不就白走了?]她分析道。

[好吧,就走山腳下那條路。]刺夜低頭說。


[還有一件事。]荒月這時說。

[什麼事?]正在低著頭的浙碧這時抬起頭來問。

[我們要報告鶴月,忘了嗎?]荒月對她說。

[既然要報告鶴月,那我們就快去。在天黑前,走越遠越好。]暗滔說。

[沒錯。]荒月讚同道。隨即揮揮尾巴,要大家跟上。


第十四章


在大伙兒找到鶴月,並且告訴她原委後,他已經沉默了一陣子。在來這裡的路上,鶴嵐已經告訴楓夜,鶴月有在領導者窩裡守夜的習慣。[其實我和你們一樣不滿意現在的狀況,但是木已成舟,現在只有繼續做下去了。]他說。[我是有一個計畫...]他自言自語。[沒事。你們就沿著山腳下走,山上有一條河,你們過不去的。]

 

 

(未完待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貓與豹的邂逅

豹斑#斑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雅典娜
  • 頭香頭香~
    豹斑加油喔~
  • 我要去黑血發文了=3=

    豹斑#斑豹 於 2011/08/03 21:1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